宇宙到底在思考些什麼

本人乐观极了

为什么啊 为什么一定是我 没人看得到我脆弱时的样子 一边想着我为什么这么丑一边抱着小熊哭 连起床拿纸擤鼻涕都不敢出声 喘气也不能大声 倒气也要憋着 到最后还是我杀了自己 全世界的人都是我 全世界的人都是刀子 我掉到海里鲨鱼都会躲开 我真实的同情我身边的人

我现在还坚信我瘦到85斤会好看点 放屁

连着三天输液遇到了很可爱的男护士 第一天在房间最靠边的床位 我最不舒服的一天 外面中央空调的风直吹我 阿奇霉素快了反胃手疼 所以在医院呆了一下午 拔液的时候是个男生护士 我有注意到他 因为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男护士 觉得好可爱 他拔液时问我手怎么这么凉 我当时觉得他好细心 第二天是他给我输液 我血管太细了 他说你这小血管还没我针头粗呢 然后还是因为我血管细没能成功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输液 是他拔的 他真的很细心 这三天我都没敢正眼看他怕被发现 因为我真的很好奇男护士 结果一看他就对视我还看到他在口罩后面笑 当时更觉得他可爱了 我明天就不再去输液了 其实我有偷偷的喝凉饮料为了好得慢点明天再去输液在瞅一眼他但是输液见效太快了啊! 看来不行了 有个好玩的值得一提 下午他给一个阿姨扎针时 阿姨可能怕疼连着大叫哎哟 后来他和阿姨说有点疼现在行了其实我才怕呢 这个护士是个挺干净的男生 普通人呗 但是性格很可爱很吸引人 简直是我的三天奇遇记 在医院里最开心的就是偷瞄一眼他了 不过我不会回去啦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我近几个月思考了很久 硬要问我取向的话 我可能会说任何让我感到安全的人 无所谓性别性格背景 我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人 所谓我的安全就是让我可以停止害怕停止胡思乱想 不论在哪我都没有安全感 甚至一个人在家 我老是害怕有鬼魂在看着我 等我死了鬼魂就会抓住我的把柄一样惩罚我孤立我让我死了也没有朋友 出家门的时候总是害怕对门的人忽然探头出来 看到栅栏害怕它忽然有了生命要扎向我的眼球 在商场里走路也害怕别人的目光 害怕和售货员说话 害怕和服务员点餐 我像是疯了一样觉得自己和全世界人的颜色都不同 于是我就希望能有人给我我自己大脑无法产生的安全感 让我不用每天睡觉时都蜷着身子抱着玩偶熊 不用出门时不知道目光和手该怎么放置 不用点单时犹豫不决小声叫服务员 让我孤独害怕时可以缩在你怀里 我放空胡思乱想那些消极的事情时可以摸着我头搂着我脖子告诉我咱们看电影吧不要想别的了 逛商场握着我的手偶尔和我对视 甚至在进地铁时拉着我往里挤 因为我总是做出让步让别人先过的那个 告诉我不用觉得自己不配先进地铁 出门聚会时告诉我我先坐下也没关系别人也会有座位的 跟别人距离近了也可以不用不安 我想要一个人对我说我不必这样活着

说来好像有点奇怪 可能有的人不能理解我 但是我真的叫不出口哥哥姐姐 我总觉得哥哥姐姐是很暧昧或者亲密的称呼 而我又是个想给别人表现出我不脆弱的人 我并不嘴甜 所以好像叫说不出口这四个字 但是跟我觉得在一起有安全感的人一起 当然前提是这个人是我的恋人 我应该可以叫出口吧 不管年龄 只要能让我感到被保护我就可以卸下包袱 好奇怪啊是吧

我太爱性感头脑性感外表的危险分子了 爱到像被钉在十字架又被抛到海里

电影或是小说漫画电视剧里 我一直喜欢那些悲伤又癫狂的角色 悲伤脆弱时让我好想发了疯一样愤怒地抱着他然后哭着说没事了一切都好 精神飙车时让我亢奋得想带着留声机站在楼顶拽着直升机的绳子跟随他 我一直一直喜欢这样自大也易碎的人 神经质的 捉摸不透的 狂躁不定的 反派精神变态者

我跟随多宇宙论 某一个宇宙里 我和Bane是在一个世界的 他从没进去过那个hole 从没有后背受伤 从不会戴面具 我从不会遇到比他更好的人 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梦见Bane了 不过也可能是我神游时想到的 我托着腮问can i ask 他背对着我 没穿着那件破不啦叽的皮衣 好像是一件黑色背心吧 那个肩膀 别提多诱人了 他耸了左肩表示肯定 我又问why you wearing that mask?i’ve never felt your lips 他走过来单手摸着我肩膀用戏剧化但又比平常温柔的语气说you will 不过我没明白 我现在还没明白呢